下午的训练结束后,大家还是照常分四拨走回酒店。第一拨是大部队的球员和几名俱乐部工作人员,剩下的门将又在守门员教练马克·莱维的带领下多练了一会儿,蒂加纳和让蒂利还有来临时帮忙的体能教练尼古拉留下来一直陪他们到结束。然后蒂加纳照旧迈着疾步离开,而莱维则和王大雷(微博)他们讲着英语说说笑笑拖在最后。让蒂利先是和这些人走在一起,但是英语完全不通的他很快就无法融入谈话,便一个人走到了前头。每天都是如此。

因为在卡塔尔呆过,马克·莱维会说一些英语。他在训练的时候坚持用英语和门将们沟通,尽量不依靠球队的法语翻译。因为他相信,直接交流能帮助彼此更深入地了解。在几个门将里,王大雷的英语最好,性格开朗的他沟通的欲望也最强烈。知道大雷曾经在自己的家乡马赛呆过一个月,莱维很高兴,他还教大雷说一些简单的法语。而颇具语言天赋的大雷也学得很快,现在已经会脱口而出几个法语单词,比如“allez,allez”。

昨天的训练结束后,大雷和莱维聊起了上海。莱维2008年曾跟随科特迪瓦国奥队来上海打过奥运男足小组赛,所以对上海不陌生,两个人聊得十分投机。训练场上莱维是个严格的教练,但走下训练场,他也最能和球员打成一片。让蒂利也是一个很有倾诉欲的教练,但苦于不会英语,他更多时候只能用无限慈爱的眼光望着每一个人。有记者说,一回自己在酒店大堂碰巧遇上这个法国助教,老头立刻掏出手机给她展示里面存着的家乡科西嘉的照片,并用一个个不连贯的英语单词跟她解释,“海,石头,山……”

在红塔这一个多星期里,先后采访了让蒂利和莱维。在问到他们一个人最重要的品质是什么的时候,他们的回答竟然不约而同:信守承诺。采访莱维的前一天,临别时叮嘱他别忘记时间,因为之前采访法国人吃足了苦头。他说“放心,我说11点,就一定11点到。”第二天采访我迟到了2分钟,看见他早已站在了约定的地方,法国人笑着说,“看到吗?我说话向来算数。”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