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龄球,这个曾经风靡一时的时髦运动,在成都如今已成了少有人问津的边缘游戏。更令人唏嘘的是,随着成都第一家保龄球馆联诚和当年成都最大的保龄球馆城北体育馆保龄球馆相继面临停业甚至搬离的命运,成都的大型保龄球体育设施已越来越少,取而代之的,是年轻人更热衷的台球、射箭甚至马术运动。

华西都市报讯(记者胡瑶熊浩然李鑫崔燃)昨日下午,一颗12磅重的黑色保龄球,在位于省体育馆的联诚保龄球馆第8球道快速滚过,一次击中10个球瓶后进入倒球道。这颗球的主人郭栋,下意识握紧了右手。“全中,不错。”他并不知道,这是他在这个球馆的倒数第几次击球。

联诚保龄球馆1995年开业,是成都第一家保龄球馆,上世纪90年代颇有名气。昨日,华西都市报记者从四川省体育馆管理方了解到,因省体育馆工程改造,在此营业的联诚保龄球馆面临停业甚至搬离的命运。

这并非孤例。和联诚保龄球馆并肩成为成都资格最老的城北保龄球馆,从两三年前开始进入半歇业状态,将于今年6月和投资方租赁期满,今后是否继续营业尚无定论。这意味着,成都的大型保龄球体育设施将越来越少,甚至绝迹。

从火爆一时,到如今鲜有人问津,当年的球友去了哪里,以前的球馆如今在干什么?承载着一代人记忆的场馆一个又一个地消失,原因是什么?

昨日上午,记者从联诚保龄球馆获悉,因为省体育馆工程改造,位于省体育馆负一楼的联诚保龄球馆面临停业甚至关闭的命运。

“1995年这家保龄球馆开馆时,很风光。”一名保龄球资深人士说,联诚保龄球馆是记忆中成都最早的一家,也是现存球友最多、专业性最强的专营保龄球馆。有国际标准球道20条,固定球友千余人。

“当时我们堪称全国一流、西部最好的保龄球馆。”谈及过往,联诚保龄球馆副总经理陈文兵很自豪,“作为成都保龄球协会指定训练基地,联诚聚集了成都众多高手,年年组队参加全国锦标赛,队员张晔还曾4次获得全国联赛冠军。”

1998年,成都保龄球行业达到巅峰,随后下滑明显。“当年在成都市打一局保龄球约25元,而今平均每一局仅为10元,早上优惠时仅为3元一局。物价涨了,我们的收益反倒降了。”陈文兵说,租金是最大的压力,但并不想提价,“年轻球友需要低价维系培养,提价对保龄球发展不利。”

目前省体工程改造已上网公示,预计6月开工。“省体育馆曾多次通知联诚球馆,因改造,球馆需停业,暂时不会续签租约。”省体育馆工作人员说。

经营重压下,联诚保龄球馆收益微小,但基本上能应付过去。但球馆面临关闭的消息,让陈文兵感觉无助,“成都保龄球运动已经有了一定基础,如果失去这项运动,我想也是一个令人惋惜的损失。”

在多名协会成员的撮合下,联诚球馆已开始物色新地盘。“我认为保龄球的前景还是有的,只是要转变经营模式,走高端化、多元化的路子。”陈文兵说。

昨日上午,记者在成都市城北体育馆保龄球馆看到,场馆内没有人,整个电子系统都没开启,球道后方的座位和显示器显得十分陈旧,似乎很久没人使用了。“目前可能只有2到3个球道可以正常使用。”城北体育馆体育产业发展部部长张放说,城北保龄球馆由一家台资企业投资改建,1996年正式营业。球馆占地3000多平方米,共有28条球道,“是当时成都市最大的保龄球馆。”

张放回忆,球馆刚开业时“一道难求”,“黄金时段必须预约,排队打球,还有人为抢球道发生冲突。”张放说,当年打一局收费40元-50元,“最火爆的时候日营业额5万元。”

短暂繁荣后,保龄球热在1998年前后迅速降温,球馆生意慢慢下滑直至入不敷出,打球的费用也从四五十元一局降到了现在约10元一局。

“本来投资方和体育馆签订了20年的改建租赁合同,大概在10年前,他们做不下去,就把场地交还给我们了。”张放说,最近两三年每年可能只有几十个球友来打球,球馆也处于半歇业状态,“今年6月合同正式到期后,这个保龄球馆可能就不再保留了。日后咋改建,目前无具体规划。”

球馆如今的冷清,张放说原因有很多。“第一是设备零件老化损坏,但生产厂商早就不在或转型了,坏了也没法修。”另一方面,张放坦言,保龄球相关设施日常维护成本很高,目前完全是入不敷出。“现在包括机修工、服务员和门卫等人力成本一年在20万元左右,维护球道的油一年要3000元左右,理论情况下,球馆还要开空调保持恒温,但现在根本开不起。”

张放说,如今只要开启保龄球馆的运转系统,就意味着亏本,所以从大概两年前开始,球馆一直半歇业,“有人来我们就开,没人来就关着。”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