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肯定是我们最后一次参加亚运会了,我们希望下一届亚运会能看到更多新面孔,能看到藤球在中国的普及程度更高一些!”

昨天上午,经过1小时49分钟的争夺,本届女子藤球团体赛决赛告终。泰国队以2比0的总比分击败中国队夺金,中国队获得银牌。女子藤球从1998年的曼谷亚运会成为正式比赛项目,中国队在女子团体项目上最好成绩是铜牌。最近两年,中国女藤队进步比较快。在本届亚运会,中国女藤队在团体项目的半决赛凭着顽强的精神以2比1逆转胜老牌劲旅印尼队,历史上首次挺进亚运会该项目的决赛。

在本届亚运中国代表团中,拥有连续四届参赛资历的运动员屈指可数。但名不见经传的中国女子藤球队中却占了三位——周荣红、孙晓丹、王晓花。

内蒙古牙克石市伊图里河,呼伦贝尔大草原上的一个安静小镇。1980年,周荣红、孙晓丹、王晓花先后在这里出生。由于身体素质好,从小她们三人都进入了同一个少年体校踢毽球。“15岁那年,国家刚刚决定开展藤球项目,省里面组队,我们三人都被教练看中改踢藤球,由于有毽球的基础,所以我们很快就能在这个项目上表现出比旁人出色的能力。”王晓花说。

1998年,随着女子藤球首次列入亚运会项目,年仅18岁的王晓花三人一起获得了代表中国藤球队征战曼谷亚运会的机会,并且最终获得了单组比赛铜牌。2000年,三人相约一起退役,并回到内蒙古工作。孙晓丹留在家乡的镇小学,周荣红和王晓花在图里河小学,从事的职业还是和体育有关,只不过变成了体育老师。2002年,中国藤球队面临出战釜山亚运会的任务,由于中国藤球人口太少,高水平的运动员更是屈指可数,于是三个好姐妹又一起同时复出,为中国队参加釜山亚运会,这一次成绩有所提高,获得了单组亚军和团体第3名。

釜山亚运会结束后,中国藤球队作为非奥运项目的国家队也随之解散。周荣红、孙晓丹、王晓花回到学校继续从事体育教学工作,并且在2005年不约而同地一起当上了妈妈,更加巧合的是,她们生的都是女孩。

2006年,同样的故事又再上演,中国藤球队为了备战多哈亚运会,又重新向三位已经成为母亲的周荣红、孙晓丹、王晓花发出了召唤。由于当时她们的孩子们正处于母乳喂养阶段,如果去备战和参加亚运会,只能提前强行断奶,用奶粉喂养。但经过短暂的考虑,周荣红、孙晓丹、王晓花还是决定为国出征,她们都“狠心”给孩子断了奶。这一次,中国女藤队获得了团体、单组、双组的三面枚牌。

2006年的多哈亚运会之后,中国女子藤球运动有了一定的发展,在去年的沙滩运动会上中国女队曾击败过泰国女队。不过,中国目前真正有能力参加正式比赛的女子藤球专业选手并不多,全国加起来也就十几个人,而且基本都来自于大学。

为了在家门口举办的亚运会能取得成绩的突破,国家女子藤球队最终决定还是再一次征召王晓花三人。“平时我们根本就没有时间和场地去练,就是有时间的话偶尔三个人凑在一起踢一下。”周荣红说,“这次亚运会比赛完了,我们还是回到家乡继续工作和生活。在亚运集训期间,我们也就拿一个月600元的补贴,训练的场地条件也一般。之所以还是继续坚持参加亚运会,是因为我们真的都喜欢这项运动。”

正是这个原因,本届中国女子藤球队的年龄结构很独特,媒体都总结为“三位妈妈带着一群90后小女孩”。“我们三人的年龄摆在那里,小队友们都很尊重我们。我们尽量把自己的经验传给她们吧。”孙晓丹说。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