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军家的房子是去年新盖的,但屋里几件家具特别陈旧,新房旁边是他家以前住的草房。阿尔拉镇经过三年的危草房改造,目前已将绝大部分农民住了几十年的草房淘汰,由政府投入大部分资金、个人拿小部分资金盖起了砖房,这也是农民祖祖辈辈第一次住上红墙青瓦的房子,孟军家原来的草房自然也被淘汰。据镇长说,他家新房是由中国曲棍球协会出资建的。

屋内由于家具格外少,所以显得60多平方米的房子空荡荡的,摆在显眼位置的是孟军出国比赛时的照片。说起唯一的儿子,孟妈妈哭了,她说太想儿子了,最近一次见儿子是今年6月份的事。前几天儿子打来电话,孟妈妈高兴得一宿没合眼,眼前全是儿子的影子,这种摸不着看不见思念儿子的滋味,让记者一提孟军,老人家就兴奋不已。给她看儿子的主教练金相烈照片时,她都高兴极了。

据他妹妹讲,哥哥从小学开始打曲棍球,因为达斡尔族有三四百年玩曲棍球的历史,受长辈的影响,孩子们从小就热爱这项运动,上学时除了背书包还要扛上曲棍球棒,课间打,放了学也打,水平就是在玩耍中得到提高。在这样的“自然环境”下孟军成长起来了,2000年他被招进莫旗体校,后来进内蒙古队,之后进了国家队。目前,国家队有6名来自“曲棍球之乡”的莫旗的队员。现在孟军16岁的小妹妹也进了莫旗女队,而且水平已很高了。

孟妈妈说,自己年轻时是个短跑手,拿过旗和镇里举行的运动会第一名。孟军运动天赋恐怕与遗传有很大关系。除此,就是因为他生长在曲棍球群众基础很好的乡村。

取得过全国冠军、多哈亚运会亚军的孟军还是个大孝子,因为父亲十几年前就去世了,孟家的生活条件不好。母亲带着三个孩子艰难地度过了最苦的日子。正因为苦中长大,所以孟军特别能吃苦,记者采访金相烈教练时,他就提到内蒙古的队员训练时不怕苦。

孟妈妈告诉记者,现在家里的生活来源主要靠儿子,“他会寄钱给我们。”他妹妹指着自己的裤子说,“哥哥经常给我和妈妈买衣服,这就是哥哥给我寄来的。”孟军给家里不仅有物质上的,还有精神上的,他将自己所获得的奖牌全放在家里保存。妹妹在夸哥哥时,一脸的幸福表情,“哥哥一回家就帮我们干活,新房的内装修是哥哥给人家打小工完成的,这样可以省下小工钱。”当地农户每家的地都很多,孟军家的地是最少的,也有60亩,全部种黄豆,因为那个地区有“大豆之乡”的美誉。孟妈妈身体不好,已经不下地干活了,现在主要请人种地。而孟军回到家就下地,孟军常这么说,妈妈不容易。说到此,孟妈妈又落泪了。

临别时,记者问孟妈妈想对儿子说什么?她说,让儿子“坚持就是胜利。”而且不断地重复这句话,说得特别有力量,还握紧了拳头。其实几年的运动生涯,孟军就是在妈妈的激励下,越打越顽强,多哈亚运会的出色表现证明了,是妈妈给予了儿子无穷的力量。本报记者郭卫红文/图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